要爱,要感恩,要分享。

缺口

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: 重看了一遍《失恋33天》,第一次看是在多年前11月的长春,夹在一堆情侣之间独自看一部分手的电影。没到结尾时已经匆匆离场,对于我来说,这真的是一部失恋的电影。后来我也在三里屯soho工作,也在会议室里被领导骂到狗血喷头。但是现实生活里并没有温情的领导送给你大提琴、带你吃人命币味道十足的牛排、给你灌输人生鸡汤……现实生活里是冷酷的职场洗牌、躲在厕所哭完之后补好妆继续写策划案、是加班到十一二点依然拥堵的东三环,是的,霓虹闪烁美丽逶迤。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长春下了第一场雪,我也是失恋,那个时候开始的酗酒。也许每个人受伤之后的行为模式都是差不多的,可是这一次我正常的有点诡异,一样上班、加班、吃饭、睡觉,生活夹杂着狗血的剧情,我呼朋引伴寻欢作乐,每天早晨还是起床画一个严谨的妆,睡觉之前搭配好衣服和鞋,每周换一次床单做一次卫生洗一筒衣服,隔三天给我妈打一通电话,坐地铁的时候看电子书睡前看半个小时纸质书,开解别人时一套一套的逻辑和道理,而纠结的时候绕着花园散步一圈又一圈。哦,不同的应该是我开始跑步,开始恢复这两年冷落掉的朋友,列了一张至今一个也没开始做的心愿清单。 第二十八天,生活里没有打包能手王小贱。只有突然意识到这种正常太不正常的我。 好像没有大声哭过,没有做任何疯狂的事,甚至没有低落,没有看很多心灵鸡汤听很多的情歌。我忘了一个正常的女生应该有的正常的反应,一段几近两年的感情,686天,日历是这么说的。也曾幻想过身着白纱,与子携手,也曾靠在对方的肩头,心底是无限的温柔,也曾幻想过海边的求婚,一定要穿着最爱的那条白色裙子,而钻戒的款式都有过指望,虽然林夕写旷世巨钻,不过是炭。 不想书写任何的忍耐和委曲求全,希望一段感情结束的时候,不管谁对谁错,都能念着对方的好。无论这间情感的房间,谁是先离开的人,我们曾经对彼此的付出都出自真心,那么定局如此,没有赢的人,我们都输了。 想夜夜宿醉,让酒精一点点麻痹我的脸,麻痹我的心。可是生活除了看看存折的数字,还要再看看秤上的数字,想想粮食酿酒,就觉得很肥。 伤心,伤心不用上班吗,伤心不用写策划案吗,伤心不用吃饭吗,伤心不用卸妆洗脸吗?经历了几次伤心爬到了25岁,难道还要毫无长进的一蹶不振吗。理智的那个我板着脸一般正经的这么说着。我用了好多条条框框将自己束缚在这个诡异的区域里,才醍醐灌顶的觉得可能生活里的一切没有什么道理可循。那么我应该需要一个安静夜晚,听很多伤心人应该听的慢歌,看一部曾经让我很伤心的电影,好好的哭一次。 “黑夜说思念让人简单,星星说月亮最寂寞,你是我一场好梦,明天一切好说。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间,带着我一直不肯走,我想是缘分哪里出差错,情歌才唱着不松口。” 如果成熟让我们变得缄默变得冷漠,希望幼稚能够留久一点,做一个有缺点和缺口的人,因为看起来无恙的人生,实在太残酷了。 不知道为什么还能讲这么多大道理,写这篇可能语病连篇甚至错字很多的文章,而明天居然还要上班不是么。 晚安。

王朔:当我们羡慕别人时

美丽阅读: 文 王朔 我们都很羡慕保罗,尤其当他穿着考究的西服坐在豪华的跑车上对我们微微一笑的时候。 他的笑容很真诚,绝不含有那种上层人士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而显示出的优越感。他的眼神清澈而温暖,当他看着你的时候,你觉得即使有天大的困难,只要你跟他说,他就一定会帮你。所以我们都很喜欢他,羡慕他,但从不嫉妒,呃……这个我也不太确定,但我自己肯定是这样的。 保罗出现在我们视野中的时候,总是穿戴得很得体,精致但不浮夸,让人眼前一亮且总是恰到好处,让人不由得打心眼儿里感叹“真是个极具魅力的人啊”。每次看他款款走来,我就会想:即使九级地震、世界大战,我们也绝不会看到保罗邋里邋遢、内裤外穿的形象。 保罗的脾气好得出奇,我从没见过他与人面红耳赤地争吵过什么,甚至连争论都没有,即使吃饭买单也没抢过,因为他很早就偷偷地付过账了。他似乎永远带着微笑,每句话都充满温情,但绝不做作,让你觉得虚情假意。他和你交谈时,也总把你护在内侧,让你觉得即使有三百把狙击枪瞄准你,他也能为你挡住所有子弹。 保罗从不错过和我们每一个人打招呼,即使他正讲着电话,他也会把他可爱的右眼调皮地眨一下。当有人慢步走在他闪亮的跑车前时,他从不摁喇叭,甚至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。当他的车位被别人占了,他也会二话不说开到一公里外去找别的车位。我想就算他的跑车被砸了,他也会很平静地打电话联系保险公司。当然我不会砸他的车,即使我曾经想砸世界上所有的豪车,但绝对不包括他的。 保罗的钱应该不少,关于他的财富永远是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据说他的婚礼就花了几百万,一顿饭至少上万,一套西服十几万,还有各种像我这种工薪阶层无法淡定面对的传说。曾经一度我对买彩票失去了信心——即使中个头奖,也不过人家结次婚的钱。 但保罗从不提及他的生意,被问多了也只淡淡地说:“钱嘛,够花就行。”有时候,他也会说:“其实像你这样也不错啊。”同时配上他温暖的笑容、清澈的眼神,瞬间让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还不是那么糟糕。 保罗从不给我们讲什么成功的经验,也很少讲什么奋斗啊努力啊,总是讲“这样挺好的”“开心就好”“做自己就好”之类的话。有些人不太满意,背着他嘀咕:“他当然好了,什么都有!我有我也好!”我没有发表意见,但心里其实也有点不是滋味,究竟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。当保罗对着我说那些话时,我感觉很好,但当他转身离去后,我感到一种莫名的空虚。 保罗有很多爱好而且学识渊博,跟他在一起从不会觉得无趣,并且能学到很多知识。他绝不会因为你看偶像剧而嘲笑你,反而会让你给他讲讲故事情节,顺便讨论一下女主角漂不漂亮;他也绝不会试图说服你去听古典音乐会,但如果恰巧你也对古典音乐感兴趣,那他会非常乐意请你喝杯咖啡并慢慢跟你聊聊莫扎特、巴赫、海顿作品的特色。 保罗特别喜欢旅游,足迹遍布这个星球,这也是我们最羡慕他的一点。旅游对我来说,主要是为了积累吹牛的资本,顺带展现一下个人的品位和身份。每当有人说什么新马泰的时候,我都会装作漫不经心地聊聊普罗旺斯的熏衣草、佛罗伦萨的美术馆。但有一次我看到了保罗的旅行单,从此学会了闭嘴。他从不会夸夸其谈所去之地如何高端大气上档次,聊的更多的是旅途中碰到的有趣的人。他常常说:“其实去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。” 总之,保罗是如此完美,保罗的生活也是如此完美,我想我们注定要羡慕他,羡慕他一辈子,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,直到那一天。 那一天,保罗在家里用枪打爆了自己的头。